猪!

配合师父演戏之杀鸡给猴看

本篇借梗,来自贴吧一位神仙大大 浮生若霜雪 。

已授权。

-------------------------------------------------------------


近日,郭德纲和张云雷遇到点儿烦心事,倒不是什么大事,左不过不想驳了那人的面子。这几年有不少传习社的孩子和家里有点门路的孩子想拜入德云社门下,传习社的孩子终究是几年辛苦练功日日早起学习下来日后可以进入德云社的,可那些所谓有点能力家里的孩子是真不愿收下的,仰仗着家里有钱有势想把孩子送来镀层金大可不必,吃这些苦干什么。


这次这个孩子不太一般,八九岁,正是学艺的好时候,爸爸是个区长妈妈也是个不小的官,说什么也要把孩子送进社里,可这孩子都这么大了话都说不利索又是个胆小的样子,遭到郭老师拒绝后又想出一主意,既然不能拜入你郭德纲门下,那拜入你们社里大师兄你的儿徒门下也不错。之后,张云雷便接到郭老师电话。

“姐夫,不带这么玩的啊,我这半年都推出去三个小孩了,这传出去我怎么做人啊••••”

“行了少爷,别跟我这嚷嚷,让你收徒弟跟杀了你一样,听我说,这回这孩子收不收全在你,只是他父母都是办大事的官,咱犯不上跟他们对着干。”

“那您说我怎么推了啊?”

“自己想辙吧!行了你谦儿大爷找我来了,好好说别给我惹事啊。”

“哎,得,师父您忙着•••”话没说完就听到那头的嘟嘟声,张云雷心想着怎么姐夫最近这么贪玩了,算了算了,我桃儿辛苦一辈子玩玩吧。只是这拒绝小孩拜师的事可怎么解决呢。


“师父?中午了咱吃饭吧?”说话的是杨天天,杨九郎趁着夏天这两个月没演出带着媳妇自驾游享受祖国大好河山去了,把儿子直接扔在他师父家练功学习,杨天天小学毕业考上不错的初中哪还用写作业,无非是跟着张云雷背背贯口学几段新活罢了。

“吃啥,炸酱面吧,你不爱吃吗。”

小孩一听师父顺着自己说吃饭的事没提及刚才背的乱七八糟的贯口差点跟他爹一样飞起来,“那师父我去买面条!”说完就不见了踪影。

这男孩啊,真闹腾!还是我们筱希好。但张云雷也没打算让王筱希现在来家里,她和杨天天两人都大了,凑一块准是打打闹闹的主谁还认真练功,记得这学期初张云雷看到王筱希朋友圈的视频,是大学里举办的什么向传统文化致敬的比赛,一段《探晴雯》让她唱的稀碎,当然这是以张云雷专业的角度来看的,至少在学校里还是得了第二名不错的成绩。结果就是,王筱希被命令假期留下半个月到张云雷家归置归置。


准备菜码时张云雷突然想到一个绝好的办法来处理小孩拜师的事,便拨了视频电话给王筱希。视频里王筱希啃着脆桃慵懒的躺床上,见着张云雷头也不抬的认真切菜觉得好奇,“师父您亲自做饭啊?”觉得不太礼貌也就坐起身来。

“不做饭饿着杨九郎他儿子啊”

“天天在啊”

“大中午的,不吃饭?”张云雷停手看着视频里的小孩,好像是胖了吧。

“他们都不在我自己也懒得做了。”

“那明儿来家里吃吧。”

“哇塞!师父您特意叫我吃饭吗?”

“明儿上午九点到家啊,别晚了,有点事。”

“啊啊啊?什么事啊师父?”

“到家再说吧,不许迟到啊,”听到门开杨天天踢里踏拉的往屋内走张云雷准备挂了电话,“我这做饭了啊,挂了。”王筱希等着师父挂电话的几秒内听见来自师父一声怒吼,“杨天天你给我好好走道!”怪不得这话听着耳熟,几年前师父喊的不就是“王筱希你给我好好走道”吗!


虽说王筱希家到张云雷家倒两趟地铁就到了,可加起来一共18站,加之正好赶上早高峰王筱希出地铁站时已经8点57分了,想到师父对遵守时间的苛刻就赶紧一路小跑。记得有一阵张云雷闲下来,每日去八队盯着超时的问题,他就不信这个毛病改不了,那可真是超时一分钟一百块的狠罚啊,结果不出一星期超时这个遗留已久的历史问题就被彻底根治了。

“9点08。”张云雷给筱希开门的同时看了眼手机。

“师父我真的六点半就起床了•••”

看着小孩满头汗走到厨房拿起提早准备好的鲜橙汁递给筱希,“师父,这,冰的啊?”也许是多年在师父面前要顾及嗓子的原因,张云雷很少让王筱希喝任何凉的饮品,“喝吧,别跟我这装,又不是没少喝。”

被张云雷一眼看透的王筱希害羞的笑笑一饮而尽,“您有什么事啊师父。”

“帮我个忙。”

“啊?师父您您您,咋了•••”

王筱希听张云雷说完事情原委还是一脸蒙的状态,“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还大学生呢理解能力这么差,配合我演场戏把那小孩吓走。”

明白过后王筱希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的师父,“您也太狠了吧。”

“不愿意啊。”张云雷笑着看着面前的小孩。

“就,就是周瑜打黄盖呗。”

“聪明!还是大学生啊,一句话给我总结好了。”想到可以推脱那家人张云雷开心的胡乱摸着筱希头发。

“您真是狐狸•••”王筱希去厨房给张云雷倒水的时候小时嘟囔了一句被张云雷听到,“说什么呢!”

“没没没•••师父您不是说杨天天在家呢吗,怎么不让他杀鸡儆猴啊。”

“他?”说着朝天天卧室看了眼,“还睡着呢。”

听见这话王筱希哪还坐得住,急忙争论到自己住家里哪天不是五六点就起来喊嗓子,怎么到杨天天这就不管了呢!

“你去,把那小孩给我叫起来,都几点还不起。”

“还不是您惯的•••”王筱希站起身来要走,张云雷听到这话笑着顺手用手边的遥控器拍在筱希大腿上,“快去!”


杨天天吃早饭的空档,王筱希突然有点心慌,她真的可是有三个多月没有正经碰过大鼓了,平时随口哼上几句都觉得不是味儿,更别提待会让面前这位老艺术家听了,询问着张云雷自己用不用先把鼓拿出来回顾回顾或者是提前看看之前学过的词,“临时抱佛脚啊?”

“嗯•••我怕待会被您打死•••”

“那样才真实。看《探晴雯》吧。”

十点整那家叩响了门铃,两个小孩虽说是平时打闹习惯了,但该有的规矩却是一点没忘,张云雷在前王筱希杨天天在后迎接了前来的孩子和他母亲。

“希希去泡茶,天天去给阿姨和弟弟拿点水果来。”张云雷招呼着二人坐下又吩咐着徒弟做事,倒是让那孩子的妈妈看出来这位年轻人的老练和当师父的做派。

希希和天天忙完该做的事便乖乖站到张云雷后面听着这位所谓的官太太高谈阔论。

“南南叫师父,以后就跟着他学相声了。”

“叫老师吧,要真拜师也早着呢。”张云雷真是不喜欢这些场面上的话,想着赶紧开始杀鸡的场面早点完事,吩咐着天天回自己屋完成昨天留的贯口,这边就开始自己的完美计划。

“是这样,孩子既然想跟呢,您也既然来了,那就跟一节课吧,我也要给徒弟上课。”说着看了眼王筱希四个人便前前后后去了筱希的房间。

从书房把大鼓搬来的几步路上,王筱希听到了那人和师父的谈话,“您这徒弟是女孩啊,那我们南南将来是学相声的,这能一样吗。”

“这您不用担心,师承吗,大鼓相声评书都一样,教都是一样的教。”

“我听郭老师说张老师您几年前就收了大徒弟,是这丫头吗,那我们南南以后要叫她师姐啊,您说她也不说相声没这必要吧。”站在门口的王筱希听到这话真是要气炸了,您儿子又不是什么王世子弟,我还不稀得有他这个师弟呢!

“师父。”虽门是开着的,但王筱希也是在敲门后得到张云雷允许才进来,张云雷暗笑,这丫头,倒是把该有的规矩给我展示的淋漓尽致。

安排好母子两坐好,张云雷和王筱希的演戏也算是开始了。其实和以往师徒二人上课是差不多的,只不过这其中更多了一丝严厉罢了。

开始即为架山膀,给王筱希摆好动作后张云雷便开始给孩子的母亲解释道说相声是不用练这些,不过唱上还是少不了的。约莫五分钟过去估计是有点累了,王筱希是多么聪明一人啊,故意两个胳膊往下掉了几厘米,果不其然两胳膊一边挨了一下鼓键子,“半个小时。”说着竟抽出两张纸巾一边一个放在了筱希肩膀上,王筱希心想这是什么魔鬼方法啊,师父您真能折腾人,算了算了长痛不短痛,反正都是疼早打完早算,所以这次换原本挺直的后背突然有了弧度,顺势两张纸巾也就相继掉了下去。张云雷走到筱希面前没有说话,安静的看着她,筱希觉得自己真是太机智了,可眼神刚刚对上张云雷时就真的升起了怕意,师父的不怒自威真的太吓人了。

“胳膊放下,转身。”张云雷说完王筱希一一照做,紧接着后面肩胛骨的地方嗖啪挨了两鼓槌,疼得王筱希倒吸两口凉气,假戏真做,师父您太狠了。

打过几下过后明显对那个叫南南的小孩起了作用,手抓着妈妈的衣服不放头都不敢抬起来,他母亲安慰道,“南南别怕,咱不学这个。”

那就来点你们要学的。张云雷开始出第二招。“以后咱就这么练,每次找两张纸放肩膀,掉一次打一下加十分钟。行了,唱吧,《单刀会》。”这话一出就看见师徒二人大眼对小眼好像定住了一般,张云雷觉得小孩的眼神好像要把自己吃了一样,赶紧走到一边,王筱希此刻又一次觉得,师父您真的是老狐狸啊。明明《探晴雯》的词已经顺下来,自己只要在唱上出点错就可以了,这下全完了,词都记不住真是要被打死了。

因为担心着待会的唱词,王筱希连开始的鼓点都敲的有些乱七八糟,这是让张云雷意想不到的,不知道是这小孩假装还是真作妖。“停,伸手。”啪啪啪三下不掺水分的抽在筱希手心,“接着。”绝对没有丝毫多余的废话,师徒二人好像也忘记了那二人的存在,王筱希也是真真切切意识到自己很久没有练功了。

硬着头皮往下唱总有忘词的时候,张云雷也不急,忘词就打,打完就提醒,这篇《单刀会》顺了还没一半,王筱希都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师父提醒了,打得狠了希希也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好意思哭,这段背不下来中午饭别吃了。”这句话说完王筱希觉得张云雷是真的生气了,于是真的就眼圈一红哭了。

那家长怎么说也是上层社会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大概觉得再在这里待下去也不太好就站起身道别准备离开。“张老师您先忙,回去我和我爱人商量一下给您答复,今天打扰了,您忙。”话说至此,双方也都明了,这事就这么算了。

王筱希跟着张云雷一前一后送客人离开,因是觉得师父真的在气头上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词是真的忘没了,“来书房。”张云雷一句话,小孩便跟着进了书房。

又是一坐一站,这种场景再熟悉不过了。看着小孩眼圈红红的张云雷抽出纸巾递给筱希,“真哭了?我打疼了?”

“嗯•••”

“疼也是你自找的,谁让你连词都记不住。”

“那,那开始那几下您也打那么狠•••”

“这叫快刀斩乱麻,要不能这么快解决吗。我看看你胳膊。”张云雷拽起小孩胳膊四处瞅瞅还给轻轻的吹吹凉气,“抹点药吗?”

“没事,这是陪您演戏的印记!”

拍了小孩头一下,想起还有杨天天那小孩呢,“你去看看天天干什么呢,叫他歇了吧准备吃饭了。”

王筱希往外走着,快到书房门口意识到什么,回头看着张云雷。“怎么了?”

“您不是不让吃饭吗••••”

“屁大点小孩挺记仇啊,等杨天天走了来家里住,你要还忘词就别吃饭了。”


走到杨天天卧室门口就听到手机游戏的声音,“天天你真的各种作死啊。”王筱希着实佩服杨家小爷的胆量和勇气,“姐姐姐,你别告诉咱师父啊,我怕被打死啊。而且我刚玩一小会,就五分钟。”杨天天信誓旦旦的说着,可王筱希不信啊,一摸手机都是烫的,“你这都我玩剩下的,别装了。”

“姐,你真别告诉师父,那贯口我昨天就背下来了,求求你了,帮我保密啊。”

“保什么密啊?”张云雷溜达着进屋,这一声倒给两小孩吓一跳,腾地一下站起来,小声叫着师父。张云雷也毫不客气地揪着杨天天的耳朵说到,“有什么秘密也给我听听啊。”

小孩吃痛的紧忙说没有没有,王筱希看着天天好笑孩子气的吐着舌头说了声该。

“王筱希!”被突然的点名惊到看向张云雷,“身上不疼了?”

“疼•••”

“一个个的都不叫人省心,出来!做饭!”


“姐,师父又打你了?”

“杀鸡给猴看,我怎么那么倒霉。”

“他老人家是魔鬼吧!”

“要不以后再有这事你来?”

“算了算了,我没演戏那天分。”

张云雷前面走着就听见两小的后面嘀嘀咕咕的,心想真是大了闹不了了啊,掏出手机给杨九郎发微信,“祥子,快把你儿子领走!”

领走我就能好好收拾王筱希了。


晚上回家王筱希发了朋友圈,【以后考研就考北电的表演专业了。】

张云雷回复,【真棒,以后继续!】


评论(42)

热度(234)